大图
您现在的位置是 :主页 > 品特轩高手论坛267777 >

耳根圆通究竟怎么修啊?网上众说纷纭有木有有根据的修法?有木有

发布日期:2019-08-29 05:1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初以大风时作,万窍怒号;冰消涧水,冲激奔腾如雷。静中闻有声,如千军万马出兵之状,甚以为喧扰,因问妙师。师曰:“境自心生,非从外来。闻古人云:‘三十年闻水声,不转意根,当证观音圆通’。”溪上有独木桥,予日日坐立其上。“初则水声宛然,久之动念即闻,不动即不闻。一日坐桥上,忽然忘身,则音声寂然。自此众响皆寂,不复为扰矣。”

  又大风时作万窍怒号日夜不休,及雪消涧流、响若奔雷,又如千军万马奔腾之状,如此杂乱境界初最难当,因思古人有言听水声三十年不转意根可许入道,老人遂即发愤于独木桥上坐立终日听水声,始则聒聒难消,久则果尔忽然寂灭,自此一切境界皆寂灭矣,所谓“万境本闲,惟人自闹”,此又是道人住山第一著工夫也,禅人记取毋忽。

  2、妙峰禅师道:“境自心生,非从外来。闻古人云,三十年闻水声,不转意根,当证观音圆通。”憨山大师听了,便不再逃避周围喧闹的风声和水声。 庵前的溪涧上有一座独木桥。憨山大师每天盘坐其上,有意训练自己的无分别心。刚开始的时候,水声入耳历然,到了后来,动念则闻水声,不动念则不闻水声。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,忽然有一天,憨山大师感到身心顿忘,音声俱寂。从此以后,众声响再也不能扰乱其心了

  2016-02-04展开全部耳根圆通就是舍识用根,如何舍识用根,就是佛陀本人说的“根禅解脱法”,和历代禅师的修法是一样的。历代禅师的修法最可靠了,并且紫柏真可和憨山大师都是耳根圆通的实证者。

  耳根圆通作为《楞严经》里的精华,流行修法多错成听耳朵、听耳朵里的嗡嗡声、听心里的佛号等修定法门,而古代禅宗的修法就是安住第六识,使之处于不分别声音,离分别的状态,历代禅师禅修时读《大般若经》开悟的很多,因该经是如何安心,安住第六识的法门。

  又有一等人。以反闻闻自性做工夫。是必不闻声尘。将闻声尘的机。来反照自性。积习日久。或见个空清境界。便谓真得。我且问他:声尘毕竟是性内的?性外的?若在性内。则声尘亦性。何必去声尘而反闻。则谓之闻自性。若在性外。性非有外。谓性外有声尘。决无是处。又有一等。于耳根门头。灵灵应物的。谓之真性。殊不知。此是由尘发知。应境影子。前境迁谢。此亦随没。以此当本来面目。此所谓唤奴作郎。皆非佛旨。若要真实会得耳根圆通的消息。我拈个榜样你看。古德问僧:“隔壁闻钗钏声即为破戒,且道作么生持?”其僧云:“好个入路!幼舆会得这僧入路处么?若会得,方见善财见文殊的境界,方可参天下善知识。若会不得,也须猛着精彩,向这僧入路处讨个分晓,无常迅速,时不待人。珍重!”

  境缘无好丑。好丑起于心。心若不强名。妄情从何有。妄情既不有。真心任遍知。即名常住法身。六情诸根得相者。盖为识不破。所以不脱。故论云。得相者。谓之识。不得相者。谓之智。若得六根返闻自性。以神听。为入道之意者。便合楞严经道。旋汝倒闻机。是也。

  耳于六根。功独超胜。况不耳闻。反闻自性。前尘起灭。自性不动。以不动故。诸根互用。譬之大将。遇变出奇。金鼓旗铠。错置逆施。

  其用心下手。香港675555搜码网只如楞严经所说。观音耳根圆通。旋倒闻机。返闻自性。一则观门。最好用心。若于日用见闻处。果能返观自性。则不随外境流转。如此念念返流。则念念是归真之路。如此用心。若习气不除。触发现行。定不得力。此全在违现业一著。为最上行也。

  问:“入流亡所是闻闻理;闻所闻尽闻不闻理;觉所觉空不闻闻理;空所空灭不闻不闻;于理是否?”

  返闻闻自性谓根不逐境,境不牵心,根尘脱粘,分别不起,旋转妄流,复归真性。

  历代注释《楞严经》多持舍识用根说,《佛说决定毗尼经》中的“根禅解脱法”可供参考,是修耳根圆通的参考,具体修法:“不应分别法非法, 戏论诸心不应住,不思议法而能知, 名一切时受乐人。若有欲知无有法, 作是思惟非真实,随逐邪心凡夫人, 受诸有苦百千亿。若有比丘常念佛, 此则非真非正念,常知佛从分别起, 实不可取亦不生。若有思惟诸空法, 则住邪道凡夫人,虽因名字说空法, 而实无有名字说。闲居寂静思惟法, 世所称叹寂静人,心住觉观是戏论, 是故无思能解法。心心诸法名为思, 若有所思必有著,若能远离是著法, 于诸所思无复思。法同草木无所知, 而因诸缘得生起,无有众生而可得, 能起空无诸缘法。因日光明眼得见, 夜则不见离众缘,若眼自能见色者, 何故无缘而不见?眼常因于诸光明, 得见种种可意色,常知见性众缘生, 是故知眼不能见。若有所闻诸好声, 生已即灭无有闻,推其去处不可得, 因分别故起声想。一切诸法同音声, 施设说有诸数相,未曾能生法非法, 为凡夫故而示现。我为世间叹布施, 而实悭法不可得,佛所说法难思议, 虽不可得而演说。我常叹说持净戒, 破戒之相如执空,诸破戒相如虚空, 清净持戒亦如是。我说忍辱为妙胜, 嗔恚之性实不生,于诸法中无触恼, 而佛开示忍辱者。常说昼夜无疲倦, 觉悟精进为最上,虽复勤行于百劫, 然其所作无增减。禅定解脱为最胜, 如来开示说诸门,而实诸法无散乱, 世尊现说诸禅定。智慧之性能觉了, 能知诸法为慧人,然其自性不有生, 佛能示现为解说。我常叹说清苦法, 欢喜乐行头陀者,推求贪法不可得, 名为最上不贪者。常为众生百千众, 现说地狱怖畏事,未曾有去堕恶道, 死入无间地狱者。无有能作地狱者, 亦无能作鉾槊等,因分别故而见有, 刀剑之害伤己身。杂色庄严花果树, 金色宫殿而晃曜,彼亦未曾有作者, 皆从妄想分别起。虚伪之法诳世间, 著想回旋凡夫人,于取不取无自性, 犹如分别幻化炎。说于诸行最胜者, 能为众生发道心,菩提之道不可得, 当知求者亦非实。其心本性常清净, 无有染著诸苦恼,凡夫分别诸恶心, 自生贪爱诸染著。诸法妙胜常寂静, 而实无有爱恚痴,法性解脱离染爱, 逮到安隐无处所。我知诸法如虚空, 游诸世间不生畏,其意未曾有染著, 是故不住于邪道。我于多劫修诸行, 度脱无边诸众生,而诸众生生不尽, 亦未曾有增减时。譬如世有大幻师, 能化无边百千众,即时皆害诸化人, 而于幻者无增损。一切众生如幻相, 其边未曾而可得,若有能观不思议, 当知彼人不厌生。观世寂静名勇猛, 知法实相亦复然,受五欲利常修行, 不生染著度众生。无有众生及寿命, 世尊怜愍兴慈悲,勤修精进大苦行, 虽无众生作利益。如以空拳诱小儿, 诳惑其心令染著,然后开手示空卷, 小儿即时大啼哭。如是难思佛世尊, 于诸法相净觉意,已解远离空无法, 而能示现于世间。于我法中甚可乐, 舍离俗服能出家,其后当得最胜果, 大慈悲人之所说。已能出家舍俗务, 复闻当得逮诸果,观察诸法真实相, 无有诸果而可得。已于诸法无得果, 转复生于未曾有,快哉大悲人师子, 善入相应诸法相。一切诸法如虚空, 能立名字百千万,此名为根禅解脱, 亦名为力七觉支。诸根无有生灭相, 觉力等法亦复然,非是色性不可取, 以智力现示世间。我说众生有所得, 皆是远离诸性相,若有计我有所得, 不名为得沙门果。若法无生亦无灭, 谁有于中而得者?说众生得即无得, 能觉此法名为得。众生得果名最胜, 我说众生非众生,未曾有得众生者, 是故不应有得果。譬如良田无种子, 彼中不应而生芽,如是众生不可得, 云何当有逮寂静?一切众生性寂静, 未曾有得其根本,若有能观此法者, 我说永寂无有余。过去诸佛百千万, 度诸众生无有尽,而此众生无真实, 究竟寂静更不生。一切诸法皆灭相, 未曾能有得生者,若有能观如是法, 彼人不著于三界。我说诸道无障碍, 能离诸著甚可乐,于百千劫甚难得, 乃从往昔燃灯佛。能起最胜无生忍, 永断障碍无有余,得清净命以为命, 永离一切诸非见。彼无恶趣常安乐, 勇猛能知无碍法,不著诸行得解脱, 于百千经不生畏。能得诸辩亦不难, 无边百千陀罗尼,解陀罗尼诸义趣, 速能觉知无碍法。”